當前國際教育發展主要特點和趨勢綜述
[發表時間:2017-3-6 19:25:49 ]

后金融危機時期各國教育投入穩中有升,發展趨向回暖

當前,世界各國經濟發展的內部結構差異明顯,各區域發展狀況日趨分化,但總體維持著低增長態勢。美國的經濟增長穩定,歐盟多國降中趨穩,日本處于低位增長,新興市場國家增長小幅回升。經濟的逐步回調使得金融危機時期各國教育經費緊縮的狀況有所好轉,教育發展趨向回暖。

據《2014德國教育報告》顯示,2010-2012年,德國教育支出增加了46億歐元,總支出達2474億歐元,占國內生產總值的9.3%。2014年,德國聯邦政府和各州用于教育的公共預算支出上升20%;2015年,德國聯邦政府全面承擔助學金項目撥款,并將額度提高了7%,同時提高家庭收入額度上限,惠及11萬名大中學生。2016年6月,德國聯邦政府又提出了兩項新的高校資助計劃——“創新型高校計劃”和“青年學者促進計劃”,其中“創新型高校計劃”項目計劃投入5.5億歐元,在未來10年由德國聯邦政府與高校所在的州政府按9:1的比例共同承擔,應用技術大學在經費支持和資助數量方面將占總額的50%以上。

2014-2015年度,英國大學的總收入是331億英鎊,較2013-2014年度的307億英鎊有所增長,其中財政盈余19億英鎊,相當于總收入的5.6%,較2013-2014年的3.9%與2012-2013年的3.7%有較大增幅。英國政府也多次加大教育項目投入,2016年4月,教育部宣布將斥資2億英鎊投資建設兒童社會福利創新項目,以徹底改變全英最弱勢的兒童及其家庭,為陷入困境的年輕人提供改變人生的機會。

2016年6月30日,歐盟委員會公布了2017年預算草案,承諾將提供1577億歐元支持各類項目發展,比2016年的預算額度增加了1.7%。草案預算同時包括“伊拉斯謨+”(Erasmus+)計劃和“地平線2020”(Horizon 2020)計劃的年度預算。關于“伊拉斯謨+”計劃,草案承諾將為教育、培訓、青年和體育提供20億歐元,相比2016年,增加了16.2%。草案還承諾為“地平線2020”計劃提供103億歐元,相比2016年增加7.9%。

美國聯邦教育部自2010年以來進行了七次創新投資發展性競爭撥款項目(簡稱i3),總投資超過13億美元,用來鼓勵學生學習和改善學校環境,其中超過2億美元撥給了私營部門,為50個州的學校和非營利合作伙伴提供支持。加拿大安大略省也于2016年6月27日宣布將投資11億美元,用來修繕和更新學校的基礎設施,向學生提供更加優質的學習環境。

世界銀行對各國教育的貸款資助也大幅提升。2016年6月,世行向孟加拉國提供了兩個教育貸款項目,共計21.3億美元,主要改善其高等教育。此前,世界銀行還向印度中央區政府提供了3億美元的貸款,向塔吉克斯坦政府提供了1500萬美元的教育貸款,用于支持兩國高等教育的發展,提升畢業生的就業能力等。

 

教育服務社會發展的作用日益顯著,是振興國家經濟的重要驅動力

  經合組織2014年發布的《收入不平等趨勢及其對經濟增長的影響》報告顯示,收入不平等現象減少的國家的經濟增長速度高于收入不平等現象增加的國家,教育水平較低的群體會“隨著收入不平等的上升導致其所接受的教育逐漸惡化”,致使社會流動性降低和人口技能發展受阻,而教育機會均等程度較高的社會,其經濟增長速度則相對較快。
 
從區域來看,《歐洲2020戰略》指出,歐盟未來經濟發展的重點之一是發展以知識和創新為主的智能型經濟。教育方面的目標包括,到2020年實現20~64歲人群的就業率達75%;將未完成基礎教育的人數控制在10%以內;30~34歲人群中至少40%接受過高等教育;至少減少2000萬貧困和受排斥的社會人口等。

俄羅斯在《2020年前俄羅斯社會經濟長期發展方案》也提出,為實現國家經濟的創新發展,要進一步提升教育支出,預計2020年實現教育支出占GDP值的7%,俄羅斯將提升高質量教育的普及率,使其符合經濟創新發展要求、現代社會要求以及每個公民的要求。

為進一步加強人才培養,增強國民競爭力,2015年,美國向教育領域共投入690億美元。奧巴馬政府認為,教育是對推動國家經濟、國民與社會發展的重要投資,特別是要讓更多的學生接受高等教育,提升高等教育完成率,以加強社會亟需人才培養,推動國家經濟建設。

由經合組織發展中心、拉美開發銀行、聯合國拉丁美洲及加勒比海經濟委員會三家國際組織聯合發布的《2015拉美經濟展望》指出,為應對拉美地區經濟增長放緩之態勢,在全球經濟變革的背景下,拉美國家應采取有效的戰略措施,加大教育投入,提升勞動力技能水平,培養更多符合社會需求的高技能人才,從而推動社會和經濟發展。

在經濟產值的直接貢獻方面,2014年,英國的高等教育產值達到731.1億英鎊,占GDP的2.8%,其中國際來源為107.1億英鎊,共創造75.7萬個全職工作崗位,約占全國就業人口的2.7%。澳大利亞接收國際高等教育學生的數量也達到歷史峰值,國際教育產業為國家經濟貢獻產值達10億澳元,并創造了5000個新的工作崗位,拉動經濟發展效果顯著。

 

深化應用技術教育改革,加強技能型人才培養

  2015 年12 月,英國商務﹑創新與技能部和教育部聯合頒布了《英國學徒制2020年愿景展望》(English Apprenticeships: Our 2020 Vision)。報告提出了政府致力于提高學徒質量的愿景規劃,到2020年,學徒數量將增加至300萬人,希望各利益相關者、雇主、教育和培訓機構、政府部門合力推動實現這一目標。報告指出,英國的經濟在過去5年內穩步復蘇,未來5年將繼續鞏固這一成果并大力發展經濟,以確保每位民眾受惠于此,加強學徒培養、提升生產力將是政府工作的一項重要目標。
 
2016年6月10日,歐盟委員會通過了“新技能議程”(New Skills Agenda),旨在確保歐盟國家和利益相關者提高技能素質和勞動力市場的相關性,以改善缺少閱讀、寫作、計算和數字化技能人員的狀況,助力歐盟提升整體就業能力和競爭能力,促進歐盟區的經濟增長。該議程共包含十項行動計劃,將在未來2年內逐步實施。

印度政府于2014年11月首次發布了面向多學科、多伙伴、多目標的國家旗艦計劃“研究、創新、技術的影響力”項目(Impacting Research Innovation and Technology)。2016年4月1日,印度25個政府部門共同簽署了諒解備忘錄,將以此進一步提升國家基礎技術機構的研究水平,實現覆蓋所有工程學科的技術開發,協助政府實施“印度制造”“數字化印度”“技術印度”等重大舉措。

2016年5月3日,韓國政府公布了新的“PRIME工程”方案 ,旨在緩解產業工廠的人力需求和大學培養的人力資源之間不匹配的問題,重點增加就業率高、符合產業需求的學科的招生人數,減少低就業率專業的招生。此次參與“PRIME工程”的共有21所大學,將會增設與ICT(信息通信技術)融合、智能車輛、生命工程、新材料能源等應用技術領域所需要的專業。

日本文部科學省也于近期召開了中央教育審議會,討論創設新型“專門職業大學”。該類大學和普通大學組織架構相同,修業年限將設定為“2~3年”和“4年”,前者為畢業生授予“短期大學學士”學位,后者為畢業生授予“學士”學位。其教學內容包括:畢業前修滿的學分中三至四成必須是實習科目;學生需要在正規企業進行實習,2年制的學生需要完成300小時以上的實習量,4年制的學生需要完成600小時以上的實習量。教師也需要具備企業工作經驗。“專門職業大學”將同時面向高中畢業生和社會人員開放申請。

 

促進教育公平,提高教育質量

  促進教育公平、提高教育質量是近年來各國政府深化教育改革的主要內容。據經合組織《教育開放政策2015》(Education Policy Outlook 2015)報告顯示,目前經合組織各國的改革方案中,約有16%的措施聚焦教育公平和質量。許多國家制定優先政策扶持弱勢學生或擁有不同學生群體的學校。例如,英國制定了學生教育補助政策,智利頒布了優惠補貼法律,新西蘭對毛利人和太平洋島嶼族裔群體進行特別扶持,澳大利亞和波蘭也致力于擴大兒童早期教育及護理課程的招生規模并提高其教學質量。
 
從單國別來看,美國一直是推進教育公平、提高整體教育質量的典范國家。為有效推動教育改革,加利福尼亞州于2014年起,正式執行號稱40年來最大教育改革的“地方經費分配辦法”——Assembly Bill 97法案。該法案賦予地方更多教育自主權,核心是打破過去教育經費分配貧富不均的狀況,在全面提高學生人均經費標準的前提下,讓公立學校和特許學校的教育資源配置進一步均衡分配,以減少因經濟發展程度不均而導致的不平衡現象,改革期限為8年。此外,奧巴馬政府還于2015年提出,要讓美國兩年制的社區學院成為免費教育場所,對所有人開放。該計劃隨后在田納西州正式啟動,聯邦政府承擔75%的費用,并在未來10年投入600億美元,預計每年惠及900萬學員。

2016年3月,美國聯邦教育部任命新的委員會成員起草《每個學生成功法》(Every Student Succeeds Act,ESSA)第一款A部分兩方面的試行條例,取代《不讓一個孩子掉隊法》。新法將著力促進教育公平,包括要求各州提高所有學生的學習成績,為升學和就業做準備;在那些低績效的中小學、低畢業率的高中以及學生群體成績一直不佳的學校開展行動,實現高中畢業率達到82%、優質幼兒園數量顯著增加、超過100萬非洲裔美國人和西班牙裔學生能夠上大學等。2016年7月27日,美國聯邦教育部面向各州和學區發布了關于《每個學生成功法》新規定的指南,將重點幫助無家可歸的青少年,為這些學生提供穩定、安全和支持的環境,促進教育公平舉措務實有效。

自2015年5月新政府組閣以來,英國教育部明確表態,加快推行學校制度改革,積極解決學校教育公平和質量問題。英女王伊麗莎白二世于2016年5月27日發表女王公告,其中涉及教育的內容主要包括:到2017年,政府將把對3~4周歲幼童的免費托管時間由目前的每周15小時增加到30小時;新政府將增設500所自由學校,額外提供27萬個入學名額;更多公立學校將接受政府指導,計劃將有1000所學校轉型成為特許學校。高等教育方面,政府額外追加3萬個招生名額,并將完全取消不同地區的招生名額限制,以確保大學“為所有合格的學生提供充足位置”。此外,政府還將支持創建新的、獨立的教師進修學院(Teaching College)計劃,不斷提升教師專業地位,并設置一個新的基金,以推動教師的專業發展。

法國政府于2016年5月在普利瓦(Privas)舉行的第三屆農村地區部長級會議上宣布了多項重要措施:為提高農村學校數字技術的使用率,國家將額外投入5000萬歐元,用于支持學校基礎設施的建設(增加學校無線網絡流量)和人機聯作電子白板的使用。這些舉措能夠有效填補數字教育計劃的資金支持,相應支持項目將會在2016-2017學年推出,并在2018年全面展開。此外,法國教育部將會通過簽訂農村地區公約,繼續支持面臨招生人數減少趨勢的農村地區——目前已有15個地區簽訂了公約,另有20多個地區啟動了簽訂公約的討論。

2016年6月26日,德國聯邦教育與研究部和各州文教部長聯席會議共同發布了新一期德國教育報告——《德國教育2016》。報告指出,德國教育目前倍受關注的問題還是教育公平議題。聯邦教研部長婉卡表示,促進教育公平是未來德國教育政策的中心任務。聯邦政府原本設定的將每年GDP的10%用于教育的目標并沒有達到,但是現在GDP中投入教育的比例已顯著提高。2014年,教育科研經費為2655億歐元,占GDP的9.1%;學校生均經費達到6500歐元,比10年前增加33%。只有當政策能保障教育發展所需的資金,并創造良好的條件時,教育才能成為人們融入社會的通道。

荷蘭政府也決定進一步改革對學校教育質量的監管方式。目前,雖然荷蘭多數學校的教育質量合格,但沒有明顯提高。從2016-2017學年開始,有關教育部門將向各中小學發送“質量簡報”,“簡報”會顯示各校的教學水平和不足之處,學校委員會須對學校的教育質量負責,促進學校教學質量的不斷提升。

新西蘭政府認為,學前教育在促進教育公平方面具有重要影響,因此,在過去5年里對學前教育的投入增加了75%,目前小學入學新生中接受過學前教育的學生占85.7%。根據教育部的計劃,到2016年該比例要上升至98%。另外,政府還鼓勵社會、社區、家庭參與提高教學質量,建立透明的公共服務機構和嚴格的教育審核體系,通過讓學生接受靈活的個性化學習,幫助他們在任何教育階段都能獲得成功。


  加強資源整合,集團化合作戰略凸顯

  近年來,一些國家開始集中資源,推動高校組建集團,以實施統一協調的國際發展戰略。丹麥新政府自2011年9月上臺以來,先后對各部門進行了大規模改革,將原科技創新部變更為科學創新高等教育部,由三個署組成:科學、技術和創新署,大學和國際化署,高等教育和教育支持署。高等教育機構方面,將25所大學和科研機構合并為目前的8所大學和3個科研機構,大學內部院系重新調整和組合,理順管理隸屬關系;大學學院和高等職業教育機構也進行了大規模的重組與合并,強化集團化辦學能力,著力提升國際交流水平。
 
為加強國內高校重組,法國政府于2013年在聯合體的基礎上建立“高等教育與研究機構共同體”,這是法國高校合并的重要步驟之一。通過組建共同體,政府進一步整合資源,逐步扭轉大學數量多、規模小的局面,加強高校國際競爭力。其他各類高等教育機構也或在政府支持下,或自發組合而形成各種教育集團,如巴黎高科教育集團、中央理工教育集團、法國高等經濟商業學院教育集團等。這些集團院校在發展的道路上,秉持相同辦學理念,實施共同的國際化戰略,借集團化優勢拓展國際合作。

立陶宛教育科學部也于2013年宣布推出16項聯合學習項目。這些項目主要由立陶宛多所高等教育機構與國際合作伙伴共同開發實施,完成項目的學生將會獲得聯合學位。立陶宛政府認為,聯合學習項目將使高等教育機構和學生受益,有利于產生新的知識,分享好的教育實踐,促進先進理念的傳播,提升立陶宛高校的整體發展水平。

為提高教育和科研創新能力,瑞士政府也于2013年進行了大規模改革,聯邦經濟發展事務署、聯邦教育科研與創新署以及國家技術創新委員會并入聯邦經濟部,成立了統一管理的“聯邦教育、研究與創新署”,在聯邦政府層面形成了經濟、教育、科技和創新四位一體的管理體制,這在世界范圍內可謂“獨樹一幟”。在此基礎上,2015年1月,原瑞士大學校長聯席會議、瑞士應用技術大學校長聯席會議以及瑞士師范大學校長聯席會議合并為“瑞士大學聯盟”。該聯盟將進一步統籌瑞士高等教育的框架管理,提升三類大學之間的協調能力,推動瑞士高校與國際高校的交流與合作。

 

提高國際人才競爭力,促進學生雙向流動

  2015年5月,歐洲47國教育部長在亞美尼亞召開會議,共同商討歐洲高等教育改革事宜。博洛尼亞進程執行報告顯示,約有70%的歐洲學生完成了高等教育課程,其中有一半國家完成高等教育的人數僅為30%~50%;經濟及語言問題是阻礙學生跨境流動的最大障礙。會議通過了修訂后的歐洲學分轉換及累計體系,并深入探討了如何促進師生跨境流動議題,要求各國在推動師生流動方面繼續做出努力。
 
隨后,比荷盧經濟聯盟(比利時、荷蘭、盧森堡)正式達成決議,比利時高等教育機構頒發的學士和碩士學位將在比荷盧經濟聯盟內得到自動認可。該決議的達成標志著比荷盧經濟聯盟每個國家都將合法地認可其他兩個成員國的學士或碩士學位,為聯盟國居民去鄰國工作或學習消除障礙。該舉措將有利于進一步促進學生的跨境流動,并在聯盟間形成更加密切的勞動力市場。

為實現歐洲高等教育區學生國際化戰略,英國政府也委托英國高等教育國際辦公室(UK Higher Education International Unit)制定了《英國學生出國學習戰略》。該戰略致力于幫助更多的英國學生在本科與研究生階段參與出國學習項目,并消除英國高等教育體系中的相關制度障礙,以實現2020年“至少有20%的高校畢業生具備出國留學經歷”之目標。

澳大利亞于2014年正式推出了“新科倫坡計劃”,將在未來5年里投入1億澳元,鼓勵本國學生赴海外學習和實習,目標是幫助他們獲得全球技能和工作經驗,加強澳大利亞與亞太地區專業人員、公司之間的聯系,培養國際化人才。這是澳大利亞政府的一項重要舉措,對促進國內國際學生雙向流動具有積極作用。

日本政府內閣會議于2013年通過了《第二期教育振興基本計劃》,該計劃提出2013-2018年的教育目標,包括把具有國際視野的學習能力提高到第一位、確保每位學生有平等的學習機會,以及推進免費幼兒教育等。人才培養方面,該計劃強調培養學生的語言學習能力和國際交流素養,將設立“全球化超級高中”,有關派遣留學生的倍增規劃也從2030年提前到2020年實現。

作為加拿大最熱門的留學省份,不列顛哥倫比亞省也特別制定了《國際教育策略計劃》,目標是在2016年9月前實現國際學生數量增長60%。該策略旨在通過獎學金資助等措施,增加本省學生赴國外學習及全球學生到本省學習和工作的雙向流動機會,促進本省在社會、文化、經濟等方面的全面發展。

 

加強數學等科學學科教育,提高基礎教育質量和水平

  2016年5月,愛爾蘭教育與技能部啟動了《2016-2018教育與技能戰略》進程。《戰略》提出,教育部將對課程教學進行改革,更加注重對學生讀寫能力和數學知識的培養,進一步加快學校數字化和ICT建設議程,包括在初等教育融入編碼課程,以及將ICT和計算機科學作為中學畢業結業科目等。在高等教育領域,將進一步加強創業能力的培養,并會同高等教育部門提出可行性方案,有效滿足技能缺口以及ICT和STEM(科學、技術、工程、數學)學科需求等。
 
英國教育部于2016年7月12日宣布,英格蘭約8000多所小學將采用亞洲國家,特別是中國的傳統數學教學方法。為確保中國教學模式的成功普及,英國政府決定投入4100萬英鎊,用于購買或編訂高質量的教科書,并推進相關教師的培訓,學習如何采用上海式數學教學方法;同時,政府還將建立35所專業數學教學中心,作為普及“中式教育”的平臺,負責上述工作。到目前為止,來自英格蘭小學的140名教師已在國家數學教學中心接受培訓。英國教育大臣尼克·吉布表示,新的教學方式將有助于英國數學教學的復興,希望能借此提升學生的數學水平,以實現英國“充分開發每個學生的潛力,為他們未來的生活做好準備”的教育理念。

加拿大安大略省也于近期決定投入6000萬美元幫助全省學生在數學方面獲得更好的成績。政府認為,學習數學是當今及未來工作的一個關鍵需求,該省將于2017年9月開始實施新的數學學習策略,策略將包括增加數學學習時間在內的七項內容,全面提升數學的教與學的能力。

津巴布韋基礎教育部也從2016年5月起,著手修訂基礎教育課程,重點提高國家數學教學和學習的經驗。新課程預計在2017年推出,以支持政府推進STEM教育,STEM教育被認為是促進國家社會經濟發展的關鍵。

 

互聯網及科技創新推動教育變革

  互聯網作為當代社會最重要的科技元素,已成為推動人類新一輪科技革命和教育發展的重要動力。新西蘭政府在《2013-2018年教育發展目標》中明確提出,要發展并實行數字化教育戰略,支持學校和教育者利用新的科技手段使學生掌握21世紀的技能。未來3年,政府將投入15億新元用于保證97.7%的普通學校和毛利語浸入式學校接入超高速光纖寬帶網絡。教育部將面向校長和教師租借4.5萬臺筆記本電腦,鼓勵教育工作者運用數字技術,更好地發揮數字科技和超高速寬帶的作用。
 
日本政府于2014年內閣會議提出了“創造世界最先進的IT國家宣言”,并將此作為國家成長戰略計劃的重要組成部分。據文部科學省調查,截至去年,平均5~6位師生擁有1臺筆記本電腦,日本政府計劃到2020年實現為學校每人配備1臺信息終端設備(筆記本電腦)的目標,覆蓋全日本的小學、中學、高中以及特別支援學校,實現完全網絡化教學。

德國聯邦政府也于2014年8月通過了《2014-2017數字化行動議程》,正式確定以寬帶擴建、勞動世界數字化、IT安全問題等為主要內容的跨部委數字化戰略,其中第五行動領域由德國聯邦教育與研究部負責,主要涉及教育科研的數字化,具體目標是:聚焦科學領域數字技術的變化,明確數字化知識對創新活動的基礎性功能,確保其傳播;開展數字型知識社會的教育攻勢,充分利用數字化創新潛能,并以科研手段促進對數字變化的理解。

法國政府在2013年設立了法國數字大學城,并自2014年起開設慕課平臺,共有30萬名學生和成人注冊了41門在線課程。荷蘭教育部于2015年專門撥款135萬歐元支持在線課程的課題研究,同時積極鼓勵教育機構開發更多開放在線課程,并計劃于2015-2018年每年投入100萬歐元用于課程研發。

2016年5月,英國大規模網絡開放課程平臺“未來學習”(FutureLearn)正式啟動了第一個大學學分項目,該平臺由英國開放大學發起,成員包括利茲大學、倫敦國王學院、伯明翰大學、英國遠程教育組織等,申請學習的人員將可通過學習網上課程而獲得大學學位所需學分,慕課平臺的大學學分項目將會引領英國高等教育的新一輪變革。

隨著學與教模式的不斷演進,未來“混合式學習”將會更加普及,翻轉課堂和自帶設備將在未來幾年內進入高等教育的主流應用領域,在線學習方式也逐漸呈現出多元化發展趨勢,如由MOOC向SPOC、SOOC模式轉變,或以“創客教育”幫助學生更好地習得知識等。英國著名媒體《經濟學人》預測,在線教育將進一步影響教育經濟。盡管目前高校的大多數行為還是實驗性質,但是從經濟學角度可以預計高等教育市場將發生重大變化。在線課程較低的邊際成本將為更多學生提供免費的學習機會,而在線教育機構和教師也會憑借其廣泛的學習群體獲得更多收益回報。

(來源:世界教育信息雜志2016年第24期)

 

來源:國際教育

[打印此文] [打包下載] [關閉窗口]
最 新 熱 點 最 新 推 薦 相 關 文 章
澳门宝马奔驰网站 通化大嘴棋牌刨大王 宜昌麻将血流换三张 至尊国际棋牌官网下载 网赚平台源码 李逵劈鱼兑换现金游戏 新朋股份股票 看k线图买卖股票 秒速*赛车网址 大圣捕鱼游戏平台 平阳台炮麻将下载 22选5超长走势图 世界杯篮球2019 516棋牌游戏网站 吉利平肖平码论坛全国 在线股市行情 北京赛车pk10秘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