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話北大黨委書記朱善璐:大學里存在浮躁浮華浮夸現象
[發表時間:2012-2-22 18:17:10 ]


 

  朱善璐中共黨員,1983年7月北京大學哲學系畢業,教授。曾任中共北京市海淀區委書記,中共北京市委常委、教育工委書記,中共江蘇省委常委、南京市委書記,中共江蘇省委副書記。2011年8月,任北京大學黨委書記。
  
  開欄的話
  
  有詩人說,“世間很少有事物能比大學更美。”
  
  大學之美,美在文化的充沛與豐盈。只要它存在,人類那顆被引導去從事探索的自由心靈便會持續帶來智慧;大學之美,美在品格獨立與追求卓越。只要它存在,人類追求高潔內省與創新進步的步伐就永遠不會停止。
  
  從本期開始,文教周刊開設《大學·問道》專欄。通過記者與大學書記、校長的對話,展示高校對于“大學之道”的實踐與思考,分享育人之道、為師之道、治校之道,旨在為中國大學提高教育質量分享體會,啟迪思考。
  
  “真是一塊圣地。數十年來這里成長著中國幾代最優秀的學者,豐博的學識,閃光的才智,莊嚴無畏的獨立思想,這一切又與先于天下的嚴峻思考,耿介不阿的人格操守以及勇銳的抗爭精神相結合。”
  
  這段話摘自《精神的魅力》。這是一本掩卷后可引發閱讀者對北大精神與當代大學精神深深思考的書。
  
  何為“大學精神”?堅守“大學精神”的必要性是什么?這是在“加快一流大學和一流學科建設,爭取到2020年建成一批國際知名的高等學校,若干所大學達到或接近世界一流大學水平”的號角吹響之后,每位大學領航者需要思考的命題。
  
  記者專訪北京大學黨委書記朱善璐,共同探討“大學精神”。
  
  大學文化的核心是大學精神
  
  記者:有人說,作為文化教育機構,大學具有與生俱來的傳承和創新文化的能力與使命。您如何看待?
  
  朱善璐:大學是文明的殿堂,以文明的方式傳達文明的理念、文明的知識,培育文明的人。大學精神,是大學理念的題中應有之義,是大學文化的根本。自有人類歷史以來,如果說有這樣的機構以深刻方式影響了人類的自身發展和社會進步,我想,至少應該有大學。
  
  人類的發展史已經證明,大學可以非常深刻、持久、穩定地影響人類社會,這是與人類自身的發展規律、文化的發展規律以及人類社會的發展規律相關的。因為,人自身的發展本質上是文化的發展,文化的發展能夠更加深刻地影響人類的發展與進步。而大學,正是產生文化與思想的圣地。
  
  記者:您認為,何為“大學精神”?“大學精神”又是如何積淀并傳播的?
  
  朱善璐:大學,本質上是文化機構,是傳播文化,以文化人、以文育人的地方。大學的靈魂是大學文化,而大學文化的核心是大學精神。這一點,古今中外概莫能外。
  
  大學精神的形成是大學在長期的辦學實踐中,扎根于民族文化土壤,以開放的胸懷,長期積淀而成的。體現在大學的辦學價值追求、辦學理想、辦學信念、辦學方針與辦學主張。經由教師、管理者等大學的實踐主體一起來創造,通過大學培養人才、科學研究、社會服務和文化傳承創新來實現價值。
  
  百年、千年,大學精神傳承不息、薪火不斷,是因為大學精神對于人的影響是持久綿長的。人們從大學走出之后,走上工作崗位,多年后,可以忘記某些知識點,但是忘記不了基本理念觀點、方法論和價值追求的影響,而這正是大學所賦予的,是大學校風、學術傳統、學校文化的影響與熏陶所形成的力量,這種力量將影響一個人的人生觀、價值觀和世界觀,影響一個企業的企業文化,甚至影響一個政黨的執政理念以及國家的政治、經濟、軍事、外交等方方面面。文化,不僅“以文化人”,而且能夠化國家、化社會、化自然,這正是大學文化與大學精神的力量。
  
  從這個角度看,我們不能脫離開大學的根本任務,即人的培養來談大學精神。應當將大學精神與培養什么樣的人、怎樣培養人緊密聯系起來。談大學精神,不能脫離開大學的辦學指導思想,大學的價值追求、辦學理念、風格特點,主張、制度和辦法,以及長期積淀形成的大學經驗和傳統。大學精神往往內化為大學的操守與觀念,外化為培養人的實踐與大學的社會貢獻。長期形成的大學精神不會因歲月流逝而褪色,相反,時間越久,就越根深蒂固、底蘊豐厚。
  
  弘揚大學精神需堅守底線與操守
  
  記者:當下,一些大學出現了某些與“大學精神”相背離的現象,如學術失范、大學功利化傾向,您如何評價,該如何矯正?
  
  朱善璐:應當看到,當前我國重視教育、重視大學的風氣是前所未有的。建設教育強國的時代要求,必將促進大學實現跨越發展。按照什么樣的指導思想與價值理念來建設大學,全國教育工作會議和教育規劃綱要已經指明了方向。
  
  但是,在看到大學取得的巨大成就的同時,也必須看到大學辦學理念、價值追求、辦學指導思想和方針正面臨著嚴峻挑戰。尤其不能忽視的是,大學里存在的浮躁、浮華、浮夸等現象。如學術造假、急功近利、拜金主義等等,偏離了黨和國家的教育方針,偏離了大學應有的精神與文化,令人憂慮。我們常說,板凳要坐十年冷。可是沉下心來坐冷板凳3—5年的又有多少?這些現象侵蝕著高等教育的健康發展,也侵蝕著大學精神。
  
  這就要求我們,在融入世界大舞臺之后的國際化大背景下,面對多元文化的沖擊,堅守大學精神,堅守大學的價值追求、辦學理想與優秀傳統。大學要始終堅守與追求進步的、向上的文化。堅守價值理念和操守至少必須守住底線。
  
  記者:從您的話中,我們能夠感受到一種使命感與責任感。
  
  朱善璐:是的,大學要堅持育人為本,就必須具有一種使命感,為國家與民族的發展奮斗,為百姓的幸福奮斗。要有以天下為己任,為社會、為民族、為國家、為百姓服務的精神。大學的管理者與教師越是急功近利,越是跟著金錢走,追求蠅頭小利,大學就越難秉持價值與操守,這其實也是對大學精神的背離。
  
  現在,社會上有各種各樣的觀念、思潮。大學應當保持應有的清醒與理性,不能跟風,不能盲從,要有“咬定青山不放松”,“任爾東西南北風”的精神。大學應當堅持育人的目標不動搖,堅持以天下為己任。現在,一些學生只看到“小我”,而缺乏“大我”意識,迫切需要大學引導他們樹立起公共服務精神。這種公共服務精神也是一種“大學精神”。如果這種精神沒有培養起來,從某種意義上說,大學的使命就沒有完成。
  
  大學應追求進步,開風尚之先
  
  記者:北大強調“愛國進步”,如何從這個角度闡釋大學精神。
  
  朱善璐:大學的本質決定著,大學永遠是追求進步的地方。大學應當帶領學生與教師,不斷追求新的進步,不斷向上發展,這是大學精神的重要內涵,應當世代不息。如今,大學快速發展的過程中,我們要時刻冷靜反思,我們是否在帶領著師生追求進步,追求高尚,追求卓越?是在進步、是停滯、還是退步?
  
  對于北大來說,我們還要堅持“開風尚之先”,發揮大學的引領功能,引領科學,引領思想,引領風氣,引領學術,引領制度創新,引領社會的發展與進步。這就要求我們必須重視文化建設,要集中精力抓好教師隊伍建設,特別是師德建設,促進青年教師健康成長。一方面,我們應當營造一個思想解放、學術自由的環境,使理論創新的成果不斷涌現;同時應當及時發現教師成長過程中存在的問題,弘揚高尚師德,使王選、孟二冬式的優秀教師不斷涌現出來。這就需要根據北京大學實際,做好示范引領。
  
  記者:在您談到的以上幾點之外,秉持“大學精神”還需要堅持什么?
  
  朱善璐:大學還要有科學與民主的精神。蔡元培先生主政北大時,倡導“學術自由、兼容并包”;魯迅先生說,“北大是常為新的。”對于大學來說,還要堅持崇尚科學、追求真理、學術自由的精神追求和勇于創新探索的精神與文化傳統,創新精神不可或缺。失去了創造精神,大學就很難成為“人類文明之光”。創新離不開一個兼容并蓄、包容寬松的氛圍。大學里應當鼓勵爭論、爭鳴,鼓勵思想觀點碰撞。爭議,只要不是有害的,都是好事;碰撞,從文化角度看是先進的,應當提倡。大學必須堅持自己的操守,該堅持的一定要堅持,同時大學也要與時俱進,積極變革,決不能固步自封,墨守成規,固守傳統。要在堅持優秀傳統的過程中變革,在變革中堅持大學操守,使“大學精神”在歷史精神與時代精神結合的過程中,越來越豐滿,越來越豐富。
  
  記者:建設世界一流大學是國家的戰略任務,北京大學肩負著重要使命。實現這一目標,北大如何理解、堅守“大學精神”?
  
  朱善璐:對于一向“敢為天下先”的北京大學來說,大學精神至關重要。在北大已形成這樣的共識:要堅持以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為指導,堅持以社會主義核心價值體系引領社會思潮,要用大學精神引導北大人,時時處處發揮北大的示范和引領作用。到2020年建成一批國際知名的高等學校,要實現這樣的目標,時間已經非常緊迫。北大一定要堅持面向現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來,建設成為世界一流、中國特色、北大風格的高等學府,以先進文化和崇高的大學精神引領世界一流大學的創建。同時,北京大學要肩負起歷史責任和時代使命,借鑒國內外高等教育的先進經驗,緊密結合自身的實際和實踐,以更加廣闊的視野,開放的姿態,執著的努力,不僅躋身一流大學行列,而且要在2048年即建校150周年之際,與民族復興的步伐相呼應,走在世界一流大學的前列,譜寫中國高等教育新的篇章。

來源:北大

[打印此文] [打包下載] [關閉窗口]
最 新 熱 點 最 新 推 薦 相 關 文 章
澳门宝马奔驰网站 双色球关系码怎么算出 彩票之家的快速赛车 六肖中期期最准管家婆 没开盘可以买股票吗 姚记棋牌所有app 万料堂波叔一波中特 经典老版单机麻将旧版 快乐8平台是真的吗 街机1000炮捕鱼老版本 真人打麻将四人下载 澳门三合信息图库资料 微信群股票 516棋牌大厅 单机旧版捕鱼达人3 股票入门基础知识软 体彩海南飞鱼开奖结果